政策引流 人口大增 西安人口或已达千万

展开全文
收起

转自华夏时报

近日,西安市莲湖区人社局与区属街办在陕西科技大学组织开展校园行,这是西安“百万大学生留西安就业创业5年行动计划”的一次常规活动,但稍加留意会发现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场工作人员中多了若干户籍民警,不断为在校学生宣传解释当地的落户政策与途径。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自2017年3月第一版落户新政正式实施以来,西安一年间已多次更新、升级相关户籍政策、流程,目前已开始修订“4.0政策组合”。

 

在户籍政策全方位放宽下,西安在诸多二线城市间展开的“抢人大战”中一跃而出,今年一季度新增落户人口超过30万。但耀眼战绩背后,有关是否“用力过猛”的争议也如影随形。

 

“新西安人”增量加速

 

小安大学毕业后,来到西安工作。2017年6月,刚与男友订婚的小安计划在西安买房,但很快迎来号称“西安史上最严”的“6·28限购”,该政策规定“在住房限购区域范围内购买商品住房或二手住房的非西安本市户籍居民家庭,须提供在本市连续缴纳2年以上(含2年)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补缴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不得作为购房的有效凭证”。按此规定,小安无法在西安购房。

 

但当时西安吸引人才的落户新政已经“起跑”,因此在上述限购规定的结尾也特别注明:“经批准引进的各类人才除外”。注意到这一点的小安遂一边四处看房,一边着手在西安落户。2017年国庆长假过后,小安正式以“学历落户”的程序向居住地派出所提交了资料,包括学历证明、原户籍身份证和户口本、在西安的房屋租赁合同等,但因一个小瑕疵,落户并未如预计顺利。

 

“房屋租赁合同以前是男友签的,但当时的落户资料中必须要有在西安固定居所的证明,我只好在原来合同上加了自己的名字,也让房东写了证明,但仍被认为有欺骗的嫌疑拖了下来,本来一个月就能办完。”小安说。最终,小安在2018年元旦前落了户,春节前拿到西安身份证。

 

小刘与小安年龄相当,但已在西安生活了10年,因为只有高中学历,虽然早想在西安落户但却一直未能实现。“在2016年的时候还找过中介,说需要两万,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小刘说。

 

但2018年元旦后,情形大变,“户籍工作已经不仅仅是态度好这么简单了,但凡有人在落户宣传栏前瞄一眼,就立刻有工作人员过来询问,还会根据你的情况替你想办法、策划方案,我就是这样被帮着找到了符合自己情况的落户途径。”小刘称。

 

两年前小刘因工作需要曾考过一个职业经理人证,就是这张中级从业资格证书,在最新升级版政策下将他纳入了符合落户西安的人群。接下来的进度之快让小刘大为吃惊:春节前一周通过公众号提交资料,第二天一早便接到电话让带原件到指定派出所,一口气填完所需表格后便领到准迁证,过年回家顺便办理户口迁移,大年初十就办理了西安的身份证。

 

与小安、小刘相比,张峰劼夫妇的落户过程更显利落。张峰劼是澳门大学研究生毕业,有高级翻译证、高级经理人、二级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等证书,虽原籍咸阳但已在西安学习工作22年,此前因政策、条件、时间等各方面因素制约,一直未在西安落户。

 

3月8日,张峰劼替妻子咨询落户事宜,得知妻子虽是大专学历,可已38岁,不符合学历落户的要求,无法落户。但很快便有户籍民警帮他想出了办法,“可以先办丈夫张峰劼的户口,然后再随转妻子户口”。

 

张峰劼按照要求将准备好的户籍材料递交给业务民警,两分钟后,他的户口就办好了。一个月后,户籍民警通知张峰劼,其妻子已经可以办理户籍落户了,随后张峰劼陪同其妻子再次来到户籍室,几分钟后妻子落户成功。

 

类似的例子现在正不断刷新着人们对落户西安速度之便捷、范围之宽广的想象,而个案背后是政策升级的层层加码。

 

从1.0到4.0

 

2017年1月底,西安正式向社会公布《关于进一步吸引人才放宽我市部分户籍准入条件的意见》,对部分户籍准入条件做出重大调整,其主要内容被概括为“三放四降一兼顾”。

 

“三放”是放开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放宽设立单位集体户口条件、放宽对“用人单位”的概念界定;“四降”是降低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投资纳税落户条件、降低买房入户条件、降低长期在西安市区就业并具有合法固定住所人员的社保缴费年限;“一兼顾”就是兼顾户籍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2017年6月中旬,西安进一步放宽部分户籍准入条件,将本科以上学历落户年龄放宽至45岁;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人员不设年龄限制。

 

2018年1月19日,西安户籍新政流程升级:学历落户,只凭身份证、毕业证即可申请。

 

2018年2月1日,西安推出个人落户一站式全办结,通过学历、人才、投资纳税落户的,一人落户直系亲属可举家随迁。

 

2018年3月5日,西安“掌上户籍”绿色通道正式运行,即凭学历落西安社区集体户,只需通过网络“掌上户籍室”提交资料即可。

 

2018年3月22日,全国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和身份证即可完成在线西安落户。

 

落户政策层层升级之下,西安公布的人口目标是:“从2018年至2020年底,实现西安市主城区人口规模达到1000万、全域人口达到1500万的任务。”

 

数据显示,2016年西安市常住人口883.21万人,2017年包含咸阳市若干区县的西咸新区划归西安代管,为西安转化新增60.5万人,当年外地新增落户25万余人,至2017年年底,西安市常住人口约968.5万人。2018年4月16日,西安诞生了今年第30万名新落户的西安人,今年一季度平均每月落户10万人以上。

 

照此测算,目前西安全域人口应已过千万,但要实现全域1500万人的目标,接下来的32个月中,平均每月需要有超过15.6万人落户,以目前速度来看尚有一定差距。因此,西安“人才新政+户籍新政+安居新政”方面的组合拳,在一年时间内历经多次升级之后,目前又在修订出台最新“4.0政策组合”版本。

 

搅动楼市?

 

与加入“抢人大战”的杭州、成都、武汉等城市政策相比,西安吸引人才落户政策已经呈现出“两低一少”的特点,即要求的学历起点低、年龄限制低、附加条件少。

 

目前,西安的“抢人”战略已经转向“出门挖掘”。3月22日至24日,西安组织40余家重点单位组团进京引进高端人才,创下一天内吸引8050名人才的纪录。4月26日至27日,西安37家重点企事业单位又组团赴上海开展“2018西安硬科技、金融和互联网等重点行业急需紧缺人才专场招聘”活动。据悉,2018年,西安还计划在全国20座重点城市举办70场专项赴外招聘活动。

 

在“抢人大战”中西安虽“战绩”骄人,但用力过猛的迹象也随之显现,表现最为直接的领域就是楼市。

 

自今年春节以来,西安很多楼盘就处于房源短缺的状态,各路买家奔走于各售楼处之间,却被告知房已售罄或暂无开盘计划。“一房难求”现象持续之下,3月西安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增长11.2%。

 

面对西安“房荒”之声不绝于耳且久久不息的局面,日前西安市有关部门不得不回应称,落户新政并非房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恐慌心理才是房价上涨的“幕后推手”。并称“目前的缺房只是一种暂时现象,政府将严厉打击个别企业恶意营销扰乱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行为,并将通过多主体、多渠道供给方式保障商品住宅开发用地需求”。

>>>推荐阅读:

2018年世界国家(地区)人口排名

2018年全国各省人口排名

2018年中国各省各市人口、GDP排名

全国各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相关推荐